辻音みこり

© 辻音みこり | Powered by LOFTER
 

【维勇】失忆的缪斯(下)


前篇走【维勇】失忆的缪斯(上)

*失忆梗
*啰嗦
*OK?食用愉快,感谢!



(一)

“抱歉,维克多教练?”
“勇利——说过多少遍了不要叫我这么生疏的称呼!”
勇利握着手里的戒指,本来一肚子气地冲到人面前,听见他的声音一瞬间气就瘪下去了。维克多把脸埋在马卡钦的软毛里,捏着它两只爪子对着勇利挥挥挥。“汪汪!”
勇利确信了。对着这个人根本发不起脾气,一旦自己稍稍鼓起了点腮帮子,他就会比之前更加体贴入微地对待自己,用真利姐的话说,简直腻歪到骨子里去了。

但最气的是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还偏偏吃这套。

“如果你问戒指的话,正如我说过是订婚戒指哦!”维克多抬起脸来给了勇利一个wink。那眼神闪亮得几乎和他无名指上的同款金戒一样。
真的是订婚?我和花滑界传奇维克多·尼基福洛夫?我和这个人之前到底经历过什么?勇利原地僵立,思索到一种可能性之后,两颊爬上潮红。他低头看着戒指拼命摇头,瞄了几眼维克多。
勇利清了清嗓子要说什么,脸还是微烫。维克多按住胸腔里的小鹿不让它们蹦出来,等着他开口。

“那个……维克多,我们曾经相爱吗?”

勇利小心地抬头,就像一只胆怯的小手伸向未知的洞穴。就像害怕下一刻就有蛇钻出来咬一口,他把心提到嗓子眼,紧张地等待回答。

维克多倒吸了一口气。
他的脑内呼喊着要告诉勇利一切,他甚至做好了下跪的准备。

即使那是被禁止的。

借着勇利的失忆,再次为他打上订婚的标签其实是私心。维克多撩起额发露出深邃的眼窝,他也在赌。“听我说勇利,”维克多一把揽过他圈在怀里,眼眸里的蓝深不可测。“我们不仅相爱,还约定了很多很多事情。”
他看着勇利呆呆地捏着的戒指,想着至少帮他戴回去。他托着勇利微抖的手开始套戒指,一面关注着他脸上的神情。
听到“爱”字的勇利几乎要尖叫出来了,微微张着唇不知所措,第一反应是面前这个男人又在唬弄他,软绵绵地拍掉了维克多的手。而脑内嗡嗡作响的则是另一种声音,不规则地拨动着理智的弦。

哐当。戒指掉在地上,滚到门框边躺下不动了。
“对不起……”勇利的眼泪从来没有听过主人的话,掉落的频率打乱着他胸口剧烈起伏。

维克多知道今天的自己过于急躁,但真的没想到勇利的抗拒会这么明显。就像一根弹簧,稍稍用力就以十倍的抗力施加回来。突然知晓了什么的前教练,头脑像灌了铅一样沉重。
“我想您一定是误会了什么……”
刚刚还在小声嗫嚅的青年强制冷静地抬头,眼角还挂着残留的眼泪。以往的维克多会笑他又哭鼻子,然后揉一把脑袋就会破涕为笑。然而现在都不一样了。

他忘掉了自己。胜生勇利忘了维克多·尼基福洛夫。


“真过分啊勇利……就这么想把我推开,‘就算什么都不说也好,陪在我身边不要离开’又是谁的台词啊…”
他仰着头,望着日光灯渐渐模糊的光晕。


(二)

距离两人正式向对方道歉已经过去了两周。
Japanese式土下座的勇利实在可爱得紧。维克多想,从来没有情绪外露到这种程度的自己,当时居然对着懵逼的勇利又哭又笑。最后两个人疯疯癫癫了一整天——维克多顺风顺水的二十八年,就这样栽在了胜生勇利的手上。
而且勇利看起来确实没有一点点介怀了,看来是找到了说服自己的理由?哼。迟早有天要把他心里的小情绪都诱导出来,亲口听他对自己的看法!

趁着晨跑的时候,一路拉着勇利跑向冰堡。“等等,维克多!我们去哪里?”“跟我来就是了。”维克多边跑边回头,银色的发丝在海风中飘动,宝石一般的眼睛闪闪发亮。以音乐、影像,披集和克里斯的相册试图唤醒勇利的方法,今天就要看见成果了!


“勇利,来听听这段音乐。”维克多按下播音键,缓缓流出的乐曲,俨然是他当初亲自编舞的、本来准备下个赛季的曲目“关于爱”的两曲之一——Agape。“说说看,对这首曲子的感觉。”
“唔……很透明,很纯洁,像一张白纸又像一束光。”嗯,很当初的回答差不多。
“那么勇利,来看我示范一遍。”

勇利彻底看呆了,他一刻没有忘掉以前的自己是多么崇拜这个男人。十年前就萌生的敬慕就在瞬间结了晶,开了花。海报上遥不可及的男人此刻就在面前绽放着鼓点!勇利一边在脑内惊呼着“神よ”一边一副要昏过去了的样子。

一个漂亮旋转,维克多稳稳地停在勇利面前,一脸“你这是什么表情”快要笑出来。维克多一点点逼近这个蠢里蠢气的小迷弟。
好像时光倒流。过去十年里,小猪猪就是以这样令人心动的表情看完我的表演的?维克多又开始嫉妒,嫉妒勇利身边的所有人,竟然整整二十几年占有着勇利的可爱!

维克多嘟着嘴耷拉着眉毛,我见犹怜。下一刻伸出手臂邀约。

勇利加入滑冰后维克多的眼睛再也没挪开过。勇利对各个动作惊人的娴熟、本身擅长的感情自然流露、再加上被自己正确“开发”的身体……本来本着让尤里和勇利突破自我,让勇利顺从欲望,跳出了Eros,结果没有想到,一张白纸似的勇利理解的Agape,他的舞姿在洁白的光束下如此要命的惹怜。勇利就是他的缪斯!

维克多开始欢呼。

维克多开始手舞足蹈。

维克多的初次个人演唱会获得了第一批观众。

维克多被一脸“我家先生让你们见笑了”的表情的勇利拖走了。


(三)

胜生勇利十年如一日地爱着滑冰,正如十年如一日地爱着维克多。

四五岁的小勇利看什么都很高大,在大人的帮助下系好的冰刀鞋,怯生生地抱着大人的腿挪步,滑行。幼小的瞳孔里映入雪白的冰场,自此再也装不下游乐园。

要他忘记滑冰?不可能不可能。优子会第一个跳出来否认,然后尤里会不耐烦地甩个眼刀“他要连这个都忘了那就更像个猪了”;披集会和听了天方夜谭一样的表情,连克里斯和JJ也不会相信的。

——如果还是会忘,维克多会牵引着他的手臂,扶着他的腰来一段双人冰舞,在耳边一遍遍说着他们曾经多么热爱这片舞台。

勇利的小心思像小树根盘绕着心房。现在除非把维克多眼睛一蒙扔到空运机上送回俄罗斯,否则这个坏心眼的男人非要逼得他举手投降,不然不会罢休。他不是没看见周围人期待的目光,他在等一个确认——他们之间只需要一句话。

他会心动大概是因为那天的海面特别美,海鸥的声音很悦耳。大概是看见了他因为激动飘动的银色额发,那对闪光的星眸。大概是因为那天的他醉酒到深夜,什么傻话胡话都塞给他听,他伏在他裸露宽阔的胸膛上听着他情动中急躁的心跳。

纵使失忆一万遍,胜生勇利对维克多·尼基福洛夫的爱不会减少半分。

“啊,原来如此啊”这么想着的胜生勇利,在温柔的海风中,扯过维克多的领带使他俯下身,主动吻上他的唇。“Wow……勇利一直让我出乎意料,我以为要再花一点时间的……”
勇利还是有点紧张地望着笑吟吟的维克多。“勇利。”这次换维克多与他交换一个浅吻,“我不会再离开你了。”


“把你所有会的四周跳都教给我吧,维克多。”勇利眨眨眼。

——是的,这次绝不会错过。我们会避开所有误解与痛苦,一直相爱到老。





-------------------
这个点似乎已经有生肉了_(:з」∠)_ 然而我不能看剧透,啊我瞎了我瞎了!我又没赶上哎呀好气!!!!
可能有r18的番外,关于勇利怎么恢复记忆的(笑)

胜生勇利当然可以独立地自信地生活,但是没有维克多的勇利就不是我们看见的勇利了,那么自信、美丽、惹眼的勇利!是维克多造就的!他们其实都是对方的缪斯啊——!本来想开虐的还是下不了手……
谨以此文献给我所爱的他们。话不多说!


我爱你们!!!!!!我爱官方!!!!!

评论
热度(1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