辻音みこり

© 辻音みこり | Powered by LOFTER
 

【露中】七月施孤

*APH-露中
*说好的中元节文
*因为发晚了所以多加点…。

午后小院的门被扣响。王耀头也不抬地应了一声,“没锁!”继续低头洗着毛笔。墨水顺着他的指腹滴入清水炸开几朵墨花。

门外的男人七拐八弯地跨过地上堆积的木柴堆,翻了铁盆倒了柴,一路叮叮咣咣。这么大动静想也不用想就知道是伊万·布拉金斯基。高大的斯拉夫人抹了抹鼻子,像走进自己家一样,勾勾嘴角打起招呼,“耀,我过来了!”
“伊万,过来帮忙……哎呦我的腰…”伊万扶住王耀的腰,手指透过布料的触感轻轻搔着他的心。此前他没想到自己这么想见他,在放下毛笔,想要被可爱动物造访的心情——揭露在他转红的脸颊上时,一头熊扣响了院门。

王耀蹙起眉不甘写在脸上。“耀,你嫌我住太久了吗?”伊万歪头不解,伴随无辜的眨眼。“去年我也邀请你来玩了,有个词语怎么说的,礼尚往来?”
伊万听说今天是中元节,更加不想走了。王耀捏住他的鼻子。“嘿,说来就气,去年你邀请我到你家过圣诞,我吃了七天俄餐……”
王耀突然顿了顿,把墨盒塞进伊万手里话锋一转。
“七月半是鬼节,当心被小鬼掳走!”


夜晚真正来临。路边撒满香烛好似星火。踏着家家户户的轻烟,乡镇的庙会沸反盈天。架着高杆的灯笼接连亮起,和白天完全不似一个景象。

伊万乖乖地卸了围巾,低头看着身上的对襟长褂,拍拍胸脯。比想象中还要合身。王耀撩开布帘,那一刻伊万眼里入了更多东西。王耀身着汉服。胸前交衽,袍服外罩,黑发用骨簪贯在发顶。
俄罗斯人感到自己心跳漏了半拍,不带有任何狭义的目光。

伊万小心翼翼地驻足。直到不远处那个好看得过分的人走到跟前,深呼吸开口:
“我了解过中国的节日,没想到有这么多。俄罗斯的节日,大多都是新的。除了寒食节复活节一类的节日。似乎每一个节日的含义都脱不开战争,在那个时代过后。”
伊万说到后面忽然觉得说错话,声音越来越小。王耀摇了摇头表示不介意。“嘘,你听。”几十米远的戏台传来咿呀戏声。

“若有人兮山之阿,被薜荔兮带女罗。既含睇兮又宜笑,子慕予兮善窈窕。*”王耀跟着轻哼起来,展开宽袖。“伊万不太明白其中的含义,跟着瞎哼。王耀又是一阵好笑,捂着嘴憋红脸。

仪式结束后的几分钟,众人聚在河边放莲灯。熙熙攘攘的人群中,两人挤到前面。王耀递给伊万一只毛笔。“来,用我教你的书法,写点东西寄托思念。然后塞进莲灯。”

「一愿烈士长久安」

「二愿先驱精神尤」

「三愿旧历勿重戕」


伊万·布拉金斯基在写下几行字的时候,想起白天王耀的犹疑,还是悄悄折好塞了进去。
他抬起头时,王耀早已用手护着莲灯推入水中,专注地看着那一朵光亮加入许许多多的光亮中。“好了!这样山上的大鬼小鬼们也会心安了。”

两人拍拍手站了起来,相视一笑。王耀抬手理了理伊万的额发,后者眯着眼睛,顺从的低头让他的手指在发丝间穿梭。就在这气氛好得不似七月半的时候……“不好了!有两个莲灯又漂回来了!”

“要不灵验了怎么办!”“嘘!上面好像有东西…”在人们的惊呼声中,两盏莲灯慢悠悠地漂到伊万和王耀的跟前。伊万呆住如原地冰冻。王耀拍醒了他,拾起纸莲花。

上面分明放着两束山花,新鲜得不行。王耀的脸顿时由白转红到了耳根,拿着花束的手都在抖。几个人挤过来,“天啊王先生!这是……”
“耀,这是什么意思,为什么会有花?”
“小耀你别走啊等等我!”

“噢——牵线咯——”“啧啧啧……”





*屈原《九歌·山鬼》
发晚了所以改甜了点做补偿,全程不造在写啥,瞎写的还请多多包涵_(: 」∠)_









评论(4)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