辻音みこり

© 辻音みこり | Powered by LOFTER

诈尸

回……回坑……奶奶你年轻时喜欢的永近英良回来了啊!!吐便当了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呜快过来给老子亲亲!
我又相信爱情了(?)不就是回坑吗我回就是……不过漫画上哪看啊!!完全没有途径了已经你们怎么看更新的啊!!!!

“在咖啡厅里坐下的时候,两个服务生来接待了我。”

“两双乌溜溜的黑眼睛就看过来了。我对他们说‘你们是兄弟吗’,其中一个从容地点了点头,另外一个有点羞涩的样子。”

“他说‘律比我帅气得多’之类的,被旁边的兄弟无奈地捏了一把软脸。”

“‘来猜猜谁是哥哥吧,一次猜对的话半价噢’两兄弟异口同声地说道。这是什么活动?也不赖,反正难不倒我。”

“‘这个是哥哥。’我指着稍矮的、有点紧张害羞的男孩。果不其然,他们面露惊讶神情,问怎么看出来的。”

“‘刚刚在吧台那边,你们牵手了吧。手背朝前的就是兄长,因为想着保护弟弟?这种姿势很常见的对吧’”

“啊,对了,那时候当哥哥的脸爆红地跑掉了,弟弟君直接给我免单了呢。”

——————...

把痛苦、不安和不解咽下去,然后去摸索,总会找到出路的。

记一次血泪的梦间集欧非问卷

轰↑

必须赞美一发LOFTER自带滤镜,太好看了。

千山万水总是情,给个评论行不行

雄英三巨头,A班扛把子
三偶像横空出世,A班众人笑倒究竟为何

被同学闹累了然后在树下睡着了的出久同学

被礼物包围着呢!新的一岁也要幸福…!迟到的久诞↑

咳咳我是个不合格的久妈)

倒吊人利维坦

其一

“来了。”金木研还没有坐稳,就被男子赶到偏房,随着木门被匆匆合上,将光亮和植物香水味一道隔离开来。

金木研目前唯一的好友结野开的诊所,这天接待了一位五感丧失的患者。坐在轮椅上的人想象不到年龄,凹陷的乌黑眼窝,干柴般枯瘦的五指不安地交络着。

“20岁?”
“是的。结野医生。”女仆一样的人回答道。
“从两年前开始五感逐渐衰退,视觉、听觉、触觉,然后是味觉。近期已开始拒食,是这样吧?”
“即使作为喰种勉强被捕,奎库利亚也不会接收先生的……先生只有死路一条!”女人突然放大音量,手指绞着衣料。

结野已经不想听下去了,他的食指烦躁地敲着杯壁。
大抵是些放纵的富人,成为瘾君子后不愿舍弃生命却又经受不住痛苦,又企图花钱...

你眼里掩藏的是谁留下的美/勾得他沉醉 引得你想入非非


爽图一枚,自割大腿。网易爸爸求不要压画质。轟总其实在暗爽


诸君,我有一个大胆的想法……

我终于明白我在看这段的时候涌上来的熟悉的“来了来了就是这种套路”的迷之愉悦感是什么了。然后我去截了p2的图23333

——都是敢怼别人的老爸的人,当心把自己搭进去哦

就今天水一下!

【禁止商用、转载】画了奶牛装茂茂的手机壁纸,纪念今天单抽奶牛茂ovo

改天把抽到的王子茂也画下顺便祈愿小恶魔!

并且动力max+++

秋山QIU SHAN:

正中我心

暮影伶仃:

感谢每个给评论的天使!

机智勇敢的唐大人:

没错没错

宵旬:

嗯...是这样才对

上课摸的海涅老师

p1:可喜可贺呀三三(・∀・)

p2:“真的秃得那么难看吗?”

p3:绝望中的杰君。“老师又无视我…”(不是

摸鱼都要挑挑才敢发……要赶快画正稿

【灵能】「幼鸟振翅高飞之时」

*魔法国度
*大体上是灵茂
*不长

“嗯,这样就可以了。”茂夫看着他把受伤的鸟捧到壁炉前。暖光里幼鸟虚弱地抖着翅膀。

“请问您还有什么吩咐?”橙发的辅佐大臣单膝下跪。

“师傅,不需要仰视着我。”身板小巧的国王花了一点力气,单手撑着椅座跳下来。沉甸甸的权杖有些摇晃握不住,闪亮圆润的宝石折射着光芒。
“下个月之前,请把这个妥善保存吧。”国王顿了一下,“果然还是由更加优秀的律来……”

“您、请您不要再说这样的话了!”反应过来这举动意味着什么,大臣爆发出几乎僭越的声音。少年被吓到了,肩膀震颤了一下。“且不说这个国家,这个世界上还有谁比您拥有更强大的魔法?您还是长兄……稍微自信点啊。”

尾音陡然一转的温和,让小国王恍然...

最近实在太忙了呜呜呜……签绘和手书都没搞完,就被大作业和实验报告给断了。游戏也没时间肝,积五都有点悬,膝丸也没拿到。破东西估计要搞好几天,气到秃顶。

我没有失踪…等我回来日更(。・ˇдˇ・。)

因为我也饿炸了,冷cp自给自足诶…

今天赌大典太结果意外地迎来了爷爷!!!

近侍……依旧是玄学的171z(

信我一句!多关♂爱自家的一期,他就会为你带来天下五剑

重发重发!!刚刚错字了。

夭寿了咸鱼又改表情包骗更了!p2是肝活动时的我。

想了想还是把我前两天的欧气结晶拉出来溜溜
近侍是17,就很迷hhhh
公式是普遍出货率很高的all950加富士。
因为马上要产出了所以格外不要脸来骗更x

脑抽产物。

 ❁ 本丸的早晨 ❁


江雪和数珠丸虽说都是僧人,但是数珠丸明显脾气要更好一点。


如果鹤丸在眼前胡闹之类的,江雪一开始无视,之后肯定要皱眉头的,不高兴啊不高兴,小夜还没起床你稍微老实点啊嗳!他念着经珠子都要掐断了。
数珠丸眯着眼(睁过吗)低声安慰了江雪,说刀剑被重新赋予的灵魂能这样生龙活虎也是幸事。然后喝光了莺丸的茶。

你说还有一个和尚山伏国广?他一个武僧肯定起来早锻炼了,哪里能见着人影呢。念着咔咔咔,活动筋骨也是咔咔咔。
路过的长谷部只是看了一眼就跑了,据前方记者小狐丸发回的报道,从那天起他每天都在练举重和跑步,石切丸从二楼走到一楼都能看见长谷部...

【鬼徹MMD】双色【白泽&鬼灯】


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9117988/

给白大夫和鬼灯sama做的mmd,也是我的初投稿,因为之前只做静画。


因为相机数据停配了自己动手k了镜头(哭瞎)具体借物表见视频简介,萌新求弹幕!请勿刷腐向言论噢x爱你们

这是给朋友的生贺!!花阳亲!!

lilium,利利乌姆


稍显年轻的

ACCA的公务员都是一群养眼的大叔诶

返了个工所以重发,刚刚点心的同志们抱歉orz

“我将爱你,十年如一日。”


献花梗///跳坑悄无声。

今天拿到了新数位板(躺平)

人虎真可爱啊……我爱wacom。(等等有联系吗。)

瞎写的狗粮小段子

*


是这样的,我因为种种原因死后下了地狱。


路过一个我也不知道叫什么地狱的时候,突然传来男人的哭嚎:

“你根本不爱我!!!你和我结婚就是为了每晚抱着我的尾巴睡觉!!”

“你都不让我给你画像!!你说是不是嫌弃我!”

然后一个白衣身影就啪叽腾空起来,一根黑色狼牙棒直直地砸在那脑袋上,白衣叫得比阿鼻地狱里的鬼还凄惨。

狼牙棒咣当一声掉在地上,砸出老大一个坑,我的天这得有多重。

一个穿着黑色浴衣的鞋拔子面瘫(好吧他其实很帅)走出来,走到倒地的白衣服小哥旁边,单手提着他的领子把他拎了起来,对,单手,然后,深吻起来。

…………

面瘫吻得白衣小哥七荤八素,吻罢,他说,

“闹够了吗,可以回去了吗,嗯?”

我了个天那...

【鬼白同人】《化物》R18注意

这篇肉码了一天啦!!感触很多,本来就想码碗小肉汤,结果又写成这种叙事风。结合了许多我对这个cp的情感和理解,我希望鬼白两个人是这样的相处。

废话不多说,我只有一个请求,希望点开的你可以多留一些时间看完。

希望看的人都能喜欢,笔芯。

链接奉上。如果挂了,评论会补的。

《化物》 | Sherry_10,https://zine.la/article/c2feb944eb5311e6a82052540d79d783/

小猫控海格力斯

本来是生贺来着)

有点晚啦x

#露中 试一下电脑会不会压画质,磕磕绊绊终于弄完的新年河图!我算了下,我进入LOFTER差不多一年了,这一年来感谢所有喜欢我的人,一点点小小期待也是动力。露中对我的影响最大,为了这个tag入驻了lof,再接着爱上许许多多cp,和大家一起敲碗等粮的日子也很有趣(笑)

接下来要补各种各样的图和文x很感谢大家一直以来的喜爱,新的一年开心每一天,还要一起喜欢露中,红色组

#对TG剧情安排的一些谜点的分(怨)析(念)
#涉及剧透

很迷啊,这泷泽说崩坏就崩坏、说洗白就洗白。砍掉曾经的顶头上司法寺的头,还要杀掉亚门和晓,怎么一下子就站了主角队🙄还有这青铜树怎么说散就散曾经的大boss说死就死。要不是金木还抱着“人与喰种大和谐(划掉)”的想法还真以为和灼眼夏娜结局一样主角开始搞事情变成大boss走上人生巅峰的套路呢。

说起来这金木搞的组织“黑山羊”也很迷,从黑奈到平子,从穷凶极恶的喰种到正规政府部门CCG,成员差别是不是太大了点🙄
最蓝瘦的是有马爹爹啊。用意太深了,简直有一种把后事都给自己办了把财产都留给儿子金木然后安心去了的感觉,唉。亲手把儿子推上独眼之王的王位…

金木的...

【御石】《犬と好きの彼だ》

*御石
*无脑甜
*人物属于岛田老师,OOC属于我

“唔……御手洗老师?”“啊?我在听。”

里美逗弄着一条小金毛,歪头看着发呆的御手洗;一个不注意,小狗扭着屁股窜到楼梯口。“啊,危险!”里美哒哒哒跑过去一把捞起小狗。接过幼犬,御手洗才有点放心的神情。

“对了老师,它叫——什么名字来着?”刚刚想喊狗名却发现没有狗名的她如是说。
御手洗不动声色地瞄了一眼厨房,石冈和己还在里面做菜,传来的香气似乎是在炖汤。

“它叫Ishioka。”

“你说Ishi……石、石冈??”里美捂脸惊呼。

御手洗一脸吃了蜜又有点心虚总之就是偷吃蜜的神情,比了个安静的手势。“没在他面前喊过,否则第二天泡的红茶里说不定就会掺进中国朝天椒。”里美打...

伊万生日快乐!!!

简单撸了下HB,p1天使子露,p2撸大伊万的熊耳朵

今年的悲剧是《我蹲的圈太冷以致于我不得不自割大腿肉》。鼠苑开车点梗,谢谢。评论私信皆可。我明天写起来,写起来,字数4k以上

来呀互相温暖()目前女装get√春梦get√

“如果可以,我想见见他。”

“先生,你在说什么胡话呢……”

“是啊,胡话罢了。”

“您管好您自己就行了,看您的身子就知道过得不怎么样。”

“有吗……?”

“您啊,爱抽烟,又酗酒。说得时候信誓旦旦,到头来又要别人照顾。”

“……哪里知道的?”

“五零年开始就浑得不像样。嘴皮子不饶人还坏心眼。”

“我还笨。”

“是的,您真笨!”

他一把扯掉白胡子和帽子,扑进我怀里。

“我很想你。”

“嗯。”

“早看出来了?”

“嗯。”

“还会走吗?”

“……嗯。”

我凑过去蹭蹭红扑扑的脸颊。他冻成和我一样高原红的鼻子,眼睛一眨漂亮的眼泪就扑簌簌地掉下来了。

“几千岁的人了……还哭鼻子。”我背对着他弯下腰,抬头看着他。

“干嘛呢。”他刚刚哭过的声音还带...

冰尤完结纪念!很喜欢的这三个人。顺手摸了鱼,单独把尤里天使截了出来

会再好好画一张完成度高的

【维勇】失忆的缪斯(下)


前篇走【维勇】失忆的缪斯(上)

*失忆梗
*啰嗦
*OK?食用愉快,感谢!

(一)

“抱歉,维克多教练?”
“勇利——说过多少遍了不要叫我这么生疏的称呼!”
勇利握着手里的戒指,本来一肚子气地冲到人面前,听见他的声音一瞬间气就瘪下去了。维克多把脸埋在马卡钦的软毛里,捏着它两只爪子对着勇利挥挥挥。“汪汪!”
勇利确信了。对着这个人根本发不起脾气,一旦自己稍稍鼓起了点腮帮子,他就会比之前更加体贴入微地对待自己,用真利姐的话说,简直腻歪到骨子里去了。

但最气的是不知道为什么,自己还偏偏吃这套。

“如果你问戒指的话,正如我说过是订婚戒指哦!”维克多抬起脸来给了勇利一个wink。那眼神闪亮得几乎和他无名指上的同款金戒一样。...

【维勇】失忆的缪斯(上)

*原著延伸
*捏造/失忆paro
*维勇无差

“啊,谢谢您的花,托您的福我好多了。”

男子的额头上裹着厚厚的纱布,黑色碎发杂乱可爱地从纱布上端钻出来。如果不是理智克制,维克多会忍不住轻吻那双小动物般的大眼睛。然后他就真的要这么做了。

俯下去时感觉怀里的身体明显地颤抖了一下,他还是没有吻下去。“Yu……”他顿了顿,一声懊悔的叹息断在喉咙间。胜生勇利停止眯眼睛观察,然而戴上眼镜也搜寻不到眼前站着的男人存放在记忆的哪个角落。

(一)

勇利觉得这个男人现在比初见时冷静得多,至少不会掐着医生的肩膀一惊一乍。
他一会过来捏捏勇利的手背,一会轻轻呢喃自己的名字,在勇利再三保证“至少不会忘掉自己的名字”之后整个人趴在被窝上无...

给勇利的一篇生贺♡

#生贺文 for 胜生勇利
11.29胜生勇利生快!!

勇利,你是可爱的,就连名字都有着好听的音调,微微上扬的尾音被那人唤得怎么听都无比迷人,就像你。
深棕的瞳里有着四月的九州,飘落樱花带着雪,蓄满初来乍到的柔和。冰场下的你是乖顺的绵羊,注视着唯一的他,眼神如胜生乌托邦里一汪温泉。

乌云渴望骤雨,新蕊期待甘露,就像站在人生十字路口的你,胜生勇利,急需一双有力的双手。像是拯救雨季前的你般,上帝把最好的东西安在他的宠儿身上,又把他的宠儿送到你身边——躺在榻榻米上的维克托几乎快发光了。
“不对哦勇利,来到你这里一直都是我自己的选择。”

你的鼻子一酸,差点不争气地哭出来。

辛苦。无比辛苦。这几个月的感受就是如此,足...

因为他们太可爱了啦。

“你的纯情是一种暴力。”

我的双面天使,纯情的Eros♡

还没有表现好!!还会画更好看的勇利

我死了,不会画画,画不出万分之一的好看

被露娜小姐姐撩了……良很不知所措,不敢发动态///

骗更。(不是)又管不住手改表情包了

打了白鹊tag

耀耀背露和露露背耀的场合

骑高高!!想画这样萌萌的红色。(